火狐体育会员娱乐
义安记忆 铜陵解放前老报刊的故事
发布时间: 2022-08-23 21:28:34 来源:火狐体育会员娱乐 作者:火狐体育手机版网页

  为讲好老报刊的故事,我专程拜访了丁介玉老先生。丁老先生是我的前辈,义安区资深地方志专家,对铜陵县(今义安区)历史、文化、新闻出版、典故、风土人情,诸如此类,了如指掌,如数家珍。丁老先生对于我这个从事史志研究的晚辈的当面请教,很是高兴,不吝赐教。除了面面俱到地向我讲述了铜陵解放前老报刊故事之外,还谆谆告诫我:讲好红色故事,传承红色基因,赓续红色血脉……我便把丁老先生的话,铭记在心了。

  下面,我把丁老先生讲的铜陵解放前老报刊的故事,跟我搜集到的有关史料,一并讲给读者朋友们听,不妥之处,敬请批评指正。

  据《铜陵县志》记载,新中国成立前,特别是在抗日战争爆发之前,铜陵县的大通镇(今隶属于郊区)与安庆、芜湖、蚌埠号称安徽四大名镇。当时大通有500多家商店,人口2—3万人。有大轮和小轮码头,有火力发电厂。茶楼酒馆,顾客盈门。文化生活也很活跃丰富,除有两家剧院外,还出版了《新大通报》、《鹊江日报》、《大通日报》等报刊。

  《新大通报》主要刊载国内外要闻及安徽省各县新闻,并且特辟教育、经济专栏,刊登各类广告,报道各类经济行情并附刊各种周刊。该报各方面消息来得很快,行情准确。如1932年“一·二八“淞沪抗战爆发后,立即见报,发号外。

  据当时报界评论,《新大通报》胜过桐城、全椒、望江、寿县、天长、六安、庐江、泗县、贵池等县的报纸,可与安庆、芜湖、屯溪、蚌埠等地报纸,相提并论。据说,《新大通报》一直办到抗日战争前夕。目前能看到的最后一期《新大通报》,是民国二十四年(1935年)5月25日出版的,现藏于安徽省图书馆。

  《鹊江日报》创刊于民国二十年(1931年)9月,由当时大通市商会会长黄德基创办,社址在大通市和悦洲金城茶园斜对面的寿和巷。该报为日报,每天出4开1张,售价5枚铜元。由三民印刷公司代印,铅字印刷。

  关于《鹊江日报》的创办,还有一段轶闻。据传,一天黄德基去大通艺园中心游玩时,调戏戏班子的一位姑娘,被姑娘打了一嘴巴。第二天,《新大通报》披露了这一丑闻,黄德基恨之入骨。为控制舆论,便办起《鹊江日报》,与《新大通报》相对抗,企图以自己的财力、势力,挤垮《新大通报》,达到操纵大通舆论工具的目的。

  据民国二十三年(1934年)《报学季刊》所载的“全国报纸调查”,当时只有《新大通报》,未见《鹊江日报》。由此可见,《鹊江日报》的停刊,应早于1934年,比《新大通报》停刊要早。目前能看到的一份《鹊江日报》,是民国二十年(1931年)12月15日出版的第92号,也藏于安徽省图书馆。

  据史料记载,《大通日报》创刊于民国二十一年(1932年)。《鹊江日报》停刊后,辞去大通商会会长黄怀白的职位(太平县人,金陵大学毕业),得到泾县、旌德、太平同乡会经商同乡的资助,买下《鹊江日报》全部设备,另树一帜,办起《大通日报》。黄怀白任社长兼主笔。该报也是4开铅印。辟有“春草”副刊,培养文学新人。《大通日报》也于抗日战争爆发后停刊。

  据《中国铜陵县历史》(第一卷)记载,1944年底,皖南抗战形势很好。皖南地委机关和皖南支队司令部,由无为县(今无为市)白茆洲南迁到铜陵,先驻泉水坑,后驻上山缪。次年1月,又成立了皖南专署。这时,皖南抗日根据地内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和文化教育事业,都得到了加强和发展。为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,1945年春,由皖南地委宣传部负责,创办了皖南地委机关报——《皖南电讯》。

  《皖南电讯》社址,设在泉水坑胡家大瓦屋。社长叶诚,朱繁、章亿等任编辑兼记者。皖南地委宣传部油印科的徐和负责刻写蜡纸,宋晓廉负责印刷,宣绮负责稿件收发。

  新闻电讯抄收,开始由皖南支队司令部电台兼任,后设立一个专收新闻电讯的电台,抄收延安发布的新闻及有关参考消息。

  《皖南电讯》用毛边纸油印,不定期出版,版面为8开两版。第一版主要刊登延安新华社电讯,第二版为地方新闻版。如1945年5月6日出版的《皖南电讯》,第一版刊登了”新华社延安四日电:旧金山会议已开始研究殖民地的……“等7条电讯。第二版刊登了一条署名孙宗溶报道的消息:“南芜地区的新气象,扩大地区五六十里,人口十余万,建立民主政权二十余乡”。另外,还刊登了一条由郑家琪采写的工作通讯《顺安区陶凤乡布置组织职工运动经过的介绍》。

  文章介绍了该乡在县区筹备会后,召集乡农抗理事、保农抗理事长和突击组工作人员的联席会议,传达贯彻职工运动的意义、方法步骤,并决定选择一个保作为试点,以“求得更具体更周密的经验来推动全乡”。

  《皖南电讯》的内容,既有国际消息,又有本地区综合战况和典型经验介绍,内容丰富,字迹工整,版面清晰,并配有装饰图案,在当时很受欢迎,发行数量很快由数百份增加到数千份。这样一来,油印出版《皖南电讯》,已不能满足需要。

  1945年夏,皖南地委决定筹办《皖南日报》。编辑班子由地委宣传部负责。经吴庸夫努力,从上海动员一家小型铅印印刷厂,搬到根据地,还有大部分工人,其中有不少是青年学生。同时,着手购买各种印刷机器的零部件和原材料,准备自己铸字。筹备期间,先期为皖南财经分处,印刷大江币,在皖南流通。

  1945年8月9日晚,皖南电讯社收到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,轰动了皖南地委、皖南支队司令部机关,全体人员兴奋得彻夜未眠。

  1945年8月9日,由于新四军和地方干部奉命撤离皖南,渡江北上,《皖南电讯》只得停刊,《皖南日报》的筹备工作,也同时停止。

  《青锋报》创刊于民国三十五年(1946年)春,由中国文化服务社安徽分社铜陵支社主办,社址在大通市和悦洲清字巷附近坐南朝北的一家店铺里,即文化服务社社址。办报经费,主要来源于大通、和悦洲两岸的商店和铁板洲农民募捐。其次,文化服务社经营的书刊、杂志、文具的销售利润给予其资助。当时除刻写人员外,其余人员都是义务的。

  报社社长吴期志,是文化服务社的主任,曾任县党部干事、秘书等职。该报为8开毛边纸单面油印,起初为不定期,有时7天出一期,有时10来天出一期。同年夏末,该报正式发行后,改为间日刊,后又改为3日刊,8 开双面油印。

  报纸内容主要报道地方消息和转摘大报上的国内外新闻,间或刊发本报社的“社论”及“小言论”等。办报之初,该报曾以传单式油印品,张贴在大通、和悦洲的街头巷尾,后向大通、和悦洲两岸的商店发行,并送县党部、县政府、参议会、教育局、商会和区、乡、镇公所等单位,发行量日近百份。剩余报纸放在文化服务社,对外零售,每张报纸售价近似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人民币壹角。报纸办办停停,于1948年秋停刊。

  在《青锋报》稍后,当时大通、和悦洲的一些青年不甘落后,以高承舜为主,创办了《离草》。该报版面为8开油印,办报目的,似与《青锋报》对垒,报纸出了几期,就停刊了。

  《铜陵文献》创刊于民国三十六年(1947年)7月1日,由铜陵县文献委员会编印,王培棠主编。铜陵县文献委员会成立于民国三十五年(1946年)11月,旨在征集辑存地方各类文献史料,尤其注重抗日战争期间史料。《铜陵文献》主要刊载文献委员会征集到的部分文献史料,以达到整理考证资料的目的。正如该刊发刊词指出的:“本县文献委员会自成立以来……除采集、保存两种工作稍有基础外,关于整理、考证、编纂等项,尚待努力,本会愿将工作所得,公诸关心文献之社会人士,以经验换取经验,以学理换取学理,藉为纂修县志之准备。”

  《铜陵文献》为16开手刻油印本,免费发行,原定为季刊,实际半年后,才出了第2期,而且目前能看到的仅此二期。据第2期”卷头语“云:“因文献委员会停止预算,造成经费、资料、人才之困难,因而延期出刊。”看来,很可能因此停刊了。

  据史料记载,《铜陵事》是继《青锋报》停刊后办的一种综合性刊物,是新中国成立前夕出版的最后一种刊物。创刊于民国三十八年(1949年)2月15日,社址在铜陵县城内太平巷,主编吴期志为原《青锋报》主编。该刊靠募捐筹集基金创办,主要刊载时事分析、新闻报道、小说掌故、遗闻轶事等。《铜陵事》为16开手刻油印本,月刊,零售价每册伪币80元,目前仅见创刊号1种,可能不久就停刊了。


Copyright © 2012-2018 火狐体育sport下载 版权所有

湘ICP备34904865号-1